推荐阅读: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继女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cc】,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时隔两年,我又回来啦。

    欢欢的小仙女们还在吗?

    新文《笙入我心》,宝贝们可以去围观下呦~

    看欢欢虐渣打婊,和狼系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新文简介: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傅瑾之是林月笙生命里的光,所以光亮是他给的,深渊也是他推下去的。

    --

    林月笙替未婚夫顶罪入狱,判决书下来那天,他却跟同父异母的姐姐成婚。

    三年监狱,母亲病死,只见到冰冷的坟墓。

    十四年未见的男人从天而降。

    "舒岚害死你妈,她女儿林曼抢走你未婚夫,要我就不会在这哭。"

    "不让我哭,那你得哄我。"

    "我从不会哄人。"

    "哄好了,我不哭了。"

    "??"

    正文:

    第一章

    今天是林月笙出狱的日子,雨下得出奇的大,她费劲的提着自己进狱时穿的婚纱裙摆,整个身子缩在监狱门口的角落,满脸愁容。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妈妈为什么还没有来接自己?

    正伸长着脑袋遥望着唯一通向此处的一条公路。就见一辆黑色的牧马人缓缓驶来。

    她并没有什么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朋友,知道这车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没想到车竟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下了车。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撑着一把黑伞,一步步朝她走近,毫无情绪的面庞,让人无形中产生一种畏惧感。

    林月笙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又缩了缩。

    "恭喜出狱。"

    他的声音极低极沉,在这滂沱大雨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林月笙紧紧攥着裙摆,满眼警惕的盯着他,"你是?"

    "按辈分,你该唤我声舅舅。"

    听到"舅舅"二字的时候,林月笙一惊,"是你!?"

    这位舅舅是林月笙外公朋友的儿子,因他家业失意,父母双双自杀,外公便收留了他。

    可他十八岁成年后就离开了家,并且再无任何的消息。就连外公去世那天,他都没回来。

    傅瑾之睨了眼林月笙身上宽松暗旧的婚纱,反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不??不用了,我妈妈马上就来接我了。"

    "她不会来了。"傅瑾之眸色淡漠的从西服的内口袋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面前。

    林月笙迅速打开信封,没想到竟然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

    看着信里的内容,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的砸落在信纸上,身子更仿佛魔症了似的,颤栗起来。

    她不愿意相信信上的内容,疯狂的摇着脑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骗我的!我妈??我妈??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了!?"

    "是不是骗你,你心里清楚。"

    他从来不会去安慰人,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他,同情和慰问是最无用处的。

    林月笙看着傅瑾之眼神里的坚定和严肃,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妈妈的字迹她认识,这确实是她亲手写的。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弱弱响起,"我妈葬在哪里?"

    林月笙跟着傅瑾之上了车。

    车子驶到郊区,一处绿荫环绕寂静冷清的地方。

    再往前开一点,就到了公墓。

    这是禹城最贵的墓地,自从父亲跟母亲离婚后,母亲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埋在这里。

    想着,林月笙扭头看向傅瑾之,应该是他。

    正陷入沉思,傅瑾之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

    他停好车,反手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和一束花,塞进林月笙的怀里,"换上。"

    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西服,眼眶顿时一阵发烫。

    当林月笙看到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的时候,所有积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妈!"

    林月笙从喉咙深处哀吼着,身子就直直的下坠,膝盖着地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到我出狱??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有的言语全部化为哽咽和泪水,老天也仿佛感受到了林月笙的悲伤和痛苦,雨势十分的猛烈。

    傅瑾之的身侧已经湿透了,他倾斜着伞,大数遮在了林月笙的脑袋上。

    林月笙脑袋垂的极低,瘦小的身躯上下抽动着,偌大的墓地,除了着呼啸的雨声,便只剩下她满是懊悔和痛苦的哭喊声。

    她一遍遍对着墓碑说着"对不起"。

    声音到后面都沙哑了。

    三年前,她替未婚夫苏晨凯顶罪锒铛入狱,而在她判决书下来的当天,苏晨凯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林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当林曼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她面前,将自己和苏晨凯的结婚证甩在她的脸上时,林月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为了那卑微的爱情去替苏晨凯顶罪,没有坐这三年的牢,她的妈妈也不会因病去世。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即便傅瑾之为林月笙遮了伞,但雨水还是飘到她的身上。

    他感觉到林月笙的状态越来越虚弱,单手要将她扯起来,"现在懊悔已经晚了。"

    刚碰到她,林月笙就甩手挣开。

    甩开傅瑾之的同时,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她眼睛红肿通红,脸颊却异常的惨白,"你走吧,让我陪我妈呆会。"

    看着林月笙这憔悴不堪的模样,傅瑾之蹙起眉头,直接将伞一扔,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第二章

    倾盆的雨水迅速将两人淋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傅瑾之你给我停下!"

    林月笙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对着傅瑾之拳打脚踢。但没一会儿,她的力气就越来越小,身子软了过去。

    傅瑾之垂眸瞥了眼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林月笙,加快了脚步。

    放进车里,傅瑾之碰及她湿透了的衣物的时候,眉心顿时紧皱,犹豫了下,就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

    "真是个蠢货。"

    傅瑾之望着林月笙精致憔悴的小脸,语气嫌弃。

    林月笙的肌肤雪白嫩滑,傅瑾之强装淡定,将她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拿起她换下的婚纱盖在了她的身上。

    猛地将后车门关上,傅瑾之才松了口气。

    淋了半分钟的雨,等感觉全部散去,才上的车。

    虽然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她的身材清瘦了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都有肉,这还真是难得。

    傅瑾之神情严肃,瞥了眼身下,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林月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环顾了眼四周,装潢单调清冷。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还晕沉的很。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月笙惊得连忙躺下,闭上眼睛。

    脚步止住。眼前一道暗影,额头上忽而一重,就听到傅瑾之的声音,"烧退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林月笙睁开眼睛,一双明眸,正好对上傅瑾之深邃的眼睛。

    心里不禁一颤,连忙将脑袋撇开,"那??那个,谢谢你。"

    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发烫。

    床边忽然凹陷,"谢我什么。"

    "谢你来监狱接我,谢你带我去见我妈,谢你??将我妈安葬在那么好的地方。"林月笙的声音很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谢?"

    傅瑾之神色淡漠,但是望着林月笙的眸子,却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似的。

    "我??"

    "咚咚咚"

    房门忽然响起。

    "进来"。

    只见管家看了眼林月笙,便十分恭敬的汇报着:"傅先生,林家送来了张帖子。"

    听到林家两个字,林月笙秀眉一蹙,"什么帖子?"

    管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双手将帖子递到了傅瑾之的手里。

    傅瑾之修长的手指,不急不缓的拆开,扫了眼,便放在林月笙手上。

    是她父亲的生日邀请贴。

    林月笙看着,拿着帖子的手不禁握紧。

    "那个??舅舅,你去吗?"

    傅瑾之挪了挪身子,"你想我去?"

    她不敢看他,垂着脑袋,犹豫了会,还是点下了脑袋。

    "你想去,便去。"

    傅瑾之的声音真的是极好听,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林月笙心头上,溅起涟漪。

    "谢谢??舅??"林月笙声音微顿了下。

    最后一个字还没叫出了,便被打断,"不习惯便别叫,直呼我名字就可。"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傅瑾之已经迈步走出了房间。

    林月笙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心口忽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傅瑾之这次回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第三章

    林父生日宴会那天,林月笙刚洗漱完,房门就响起。

    喊了声进来,只见阮清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进来,"林小姐,这是傅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阮清是傅瑾之特地找来照顾她的。

    林月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葱白的玉手打开盒子,看到一件极美的礼服。

    "哇,好美,林小姐您穿上肯定惊艳全场。"阮清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着,"听说,这还是傅先生,特地让人赶制出来的,全禹城就此一件呢。"

    林月笙心头一颤,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礼服上,质感确实是顶尖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

    入狱后,穿的都是那粗糙割肉的囚服。

    "林小姐,让我帮你穿上吗?傅先生快回来了。"

    阮清是个小女孩,眼睛里干净清澈。

    林月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人了,尤其是入狱之后,鱼龙混杂,说句话都要留个心眼。

    在阮清的帮助下,林月笙换上了礼服。

    刚化好妆,绑好头发,阮清正要给林月笙戴上项链的时候,听到她一声惊呼。

    "啊??傅先生??"

    听到他来了,林月笙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被他宽大的手按了下去。

    看着镜子里面,傅瑾之接过阮清手里的项链,将它扣好。

    傅瑾之温热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林月笙的身子不禁微颤了下,心跳有些加快,脸颊更是发烫起来。

    "腮红打的有点多。"

    傅瑾之沉声说着,林月笙脸颊更加的烫,抿着唇没有说话。

    阮清在一旁看着,低头抿嘴笑着,"傅先生,林小姐这是害羞的脸红了。"

    "小清!"

    傅瑾之难得看到林月笙娇羞的样子,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了下。

    "不要太久。"说完走出房间,下了楼。

    他刚走,阮清就凑了过来,"林小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傅先生笑了。"

    "好了,小清,别乱说话了。"林月笙淡声说着,阮清连忙乖巧的闭了嘴。

    梳妆完,林月笙走下楼。

    傅瑾之坐在沙发上,滑着平板,看近期的新闻。

    听到声音,抬头看去。

    只见林月笙一袭香槟色长裙,裙摆上镶着细碎的钻石,闪闪发亮。

    身材虽然有些清瘦,但那条项链正好将她的锁骨,衬托的性感完美。

    傅瑾之的目光有些灼热,林月笙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和他对视。

    "不??不好看吗?"

    "很适合你。"傅瑾之说着,便站起身子,"走吧。"

    林月笙跟在他的身后,坐上了车。

    当开到那段她熟悉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抽紧,尤其远远的看到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别墅时,她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车子停下,林月笙的表情不太好看。

    傅瑾之瞥了她眼,冷声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子下车,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

    "对不起。"

    说着,林月笙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下了车。

    第四章

    走进宴会大厅,林月笙便看到了,曾经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正上台给自己三年未见的父亲,送着生日礼物。

    这些人,如今看着可真是熟悉又陌生啊。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父亲,隔着一道玻璃。明明近在眼前,却要拿起电话对话。

    "月笙,爸会记住你这次的付出的。"

    当时,苏晨凯已经和林曼结婚了。

    她冷声笑着,"是吗?所以你们给我的回报,就是让我的男人跟我姐姐结婚?"

    林父当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月笙,你要懂事点,晨凯和曼曼结婚,也是为了彼此两家的利益!"

    林月笙听着。大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这让林父有些难堪,冷着脸,"好了,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我们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月笙宛如深处寒冰极地,冷到了骨子里。

    ??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台上的人儿,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

    只听到林曼在高台上语气幸福轻快的说道,"爸。我跟晨凯还有个惊喜给你。"

    林父听着,笑的更加开心,"什么惊喜,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林曼上前揽住林父的肩膀,"不神秘就不能叫惊喜了,您要当外公了。"

    话音落下,林父脸上完全掩饰不住的高兴,"真的?"

    林曼说着,起身靠在苏晨凯的身边,抬起脑袋,满眼幸福的和他对视,"当然是真的,都有两个月了!特地等到今天这个好日子,告诉你的。"

    林月笙的脚步骤然一停,望着台上的人,幸福美满,心脏好像无数的针扎着她似的。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浑身肌肉都因为隐忍而紧张。

    她强忍着眼眶里忽然涌出的湿润。

    看着台上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自己的姐姐有了孩子,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明明一点都不冷,她的牙齿却打起了颤。

    紧握着的拳头,忽然被握住,"你现在这个样子,正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傅瑾之冷静的声音传入耳朵,一把将她从深渊拉出。

    她瞬间回神,抬头和他对视,心里的寒冰正融化着。

    傅瑾之一点点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打开,握着她的手心,好听的声音传入林月笙的耳朵里,"你笑起来很好看。"

    一句话。好像将压在她心口的石头推开。

    是啊,她一副怨妇的模样,他们反而更高兴更得意。

    她再次扯唇笑了起来,比下车时候,笑的更加的明媚动人。

    自从入狱之后,她就再没有这样笑过了,尤其出狱知道母亲过世的这些日子,她脸上就极少出现过笑容。

    傅瑾之垂眸看了她眼,心中不禁为之所动。

    这才是他印象中林月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

    林月笙抬起手。挽住傅瑾之的臂弯,身子更加的靠近了他几分,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她加快步伐走上前,在林父举杯站起身来,准备说话的时候,率先抬声打断。

    "那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姐姐还有??姐夫了。"

    林月笙穿过人群,笑靥如花,姐夫两个字说的极讽刺。

    "林??月??月笙??"

    林曼跟苏晨凯看到她,很是意外,眉头紧紧的皱着,并不高兴她的出现,尤其还盛装出席。

    从小就不如林月笙好看的林曼,脸色非常难看。

    尤其是苏晨凯,看到三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使林月笙伊人憔悴,反而身上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清冷和成熟。

    他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三年的时间,好像让大家都淡忘掉了她这个人,那些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林月笙反而听到的是,"这女人是谁,居然跟着傅瑾之一起过来的。"

    直到人群中有个声音传出,让现场再度炸锅。

    "是林月笙!当初因为偷税漏税入狱的林家二小姐!"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末日之我的超级战争系统 追仙策 大佬退休之后 神医弃女 龙武圣王 龙王殿 影视世界当首富 网游之一梦江湖 长生种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