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继女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cc】,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长离,其实我知道,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没事的。”顾长离反手握住她的手掌,柔声安慰道:“你这么善良,老天一定会对你多加眷顾,你会没事的。”

    她没再说话,看了顾长离最后一眼之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初秋很快过去了,临城的梧桐叶开始落的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铺满了整个临城的每一条路,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行人骑着自行车经过那些金黄色的树叶,也会刻下清晰的胎痕。

    秋风忽然变得凛冽,即使穿着外套依旧会感到阵阵凉意。

    叶浅浅离开了医院,再一次人间蒸发。她时日不多,所以请求顾长离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房子里,让她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回到陆南朝的视线里,也不再给陆南朝找到她的机会。

    身后的男人替她推着轮椅,每次走到梧桐树下的时候,他都会停下脚步。

    他记得叶浅浅曾经说过,她喜欢这种乔木,因为凤非梧桐不栖。

    以前的叶浅浅觉得,陆南朝就是她的梧桐。

    可是,后来她知道,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坐在轮椅上,早就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盖了一个红色毛毯,有几片梧桐叶从空中旋转,渐渐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抬手,纤细柔软的指尖捡起一片梧桐,嘴角的笑意温和。

    “长离,我有点累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快要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顾长离松开轮椅,在她身旁蹲下身子,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温柔的笑道:“累了,就睡一会。等到该回家的时候,我就叫你醒来,好不好?”

    “不,别叫我了长离。”

    她动了动乌黑的眸子,嘴角的笑意加深,笑容无力,但是却温婉柔美,好看极了。

    “我真的太累了,我好想睡一觉,然后做个好梦。”

    “浅浅。”

    他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掌冰凉,她身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快要达不到人体的标准温度。

    “长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陆南朝,再也不想了。”

    她眯起眼睛,困得双眼开始打架。

    “有件事情,他还不知道,我没有推他的妈妈——没有——”

    她似乎不想睡,但是浑身所有的困意袭来,她知道,这一次,她将要睡一个很长的觉,这一觉,她会睡得香甜。

    “嗡嗡——”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警局来的电话。

    他握住叶浅浅的手紧了紧,冲着她轻声道:“浅浅,先别睡,是警局的电话,你听完这个电话再睡,好吗?”

    说完,没等叶浅浅回应自己,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置叶浅浅的耳畔。

    “您好,是顾先生吗?感谢您上次为我们警局提供的证据,我们已经将苏荷抓住,并且成功判刑,鉴于她的恶劣行径,判处无期徒刑——”

    手机里的人声越来越微弱,握住顾长离手掌的双手也逐渐失去所有的力度。

    叶浅浅仰着头,她眯着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细细碎碎的洒在自己身上。

    她纤细的睫毛颤了颤,浑身最后一抹温暖最终消失殆尽,叶浅浅缓缓闭上了双眼。

    “浅浅!浅浅!”

    她的双手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怔了怔,一双温柔坚毅的眼眶竟然硬生生落下泪来。

    他看着她带着笑意沉沉的睡了过去,喉咙一阵哽咽,顿觉无法呼吸。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在饱受了这么多痛苦与折磨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浅浅——”

    寒冬,白色冰冷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

    南栅别墅区,偌大的陆家大宅内,男人修长的身材陷在沙发里,他的脸庞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手上,却握着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的背后,写着“浅浅”两个字。

    照片泛黄,字迹劲峭。

    女人的肩部,隐隐约约可见一小块心形胎记。

    男人深邃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缓缓道:“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骗我?既然回来了,又为何要走?”

    那一夜,那些情动之花,开过半夜后,再也不曾结束。福利"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搜救犬哈吉 梦前朝之秦梦 试婚:霍总,太给力! 人生定制公司 都市跨界高手 重生之修罗归来 我有一幅山河社稷图 英雄联盟之缔造王朝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末日之我的超级战争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