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绝色嫂子太撩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叶辰孙怡夏若雪 山野春情 乡野风月 诱人的继女 猎艳大宋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乡村女教师 罪城小说林岚 我真是大神医 雯雯华子小说 罪孽深重 驾校情缘 诱人的继女 诱人的后母 雪白的嫂子 一生何求 妻子的诱惑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cc】,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郁棠发现裴宴特别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事。

    她从小在市井里长大,各人家中的仆妇聚在一起就喜欢家长里短的,有什么好事了,仆妇们还喜欢炫耀,因而谁家有个什么事都逃不过邻里的耳朵。

    郁棠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氛围。

    不过,她现在嫁到裴家,就应该遵守裴家的规矩才是,特别是裴宴,她们以后要生活在一起,就更应该彼此尊重相互的习惯才是。

    而且裴家的事也的确不太好往外说。

    比如在江西买田庄的事。

    郁棠暗暗记在了心里,道:“后来姆妈请史婆子来过两趟,感觉这个人还好,不过我没有接触过,要不要请到家里来,还是问问姆妈好了。”

    裴宴觉得郁棠说得有道理。

    主要是这医婆擅长的是艾炙,裴老安人用的更多一些。

    他就随手勾了郁棠的禁步,拿在手里把玩道:“那你等会去问问姆妈。”

    郁棠有些不好意思。

    裴宴就告诉她:“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近邻接触的多。人和人之间也是如此,走动得越多,了解的就越多,感情也就越好。大嫂那里就不用说了,二嫂为人和善,却没有什么决断,家里的事常常要二哥给她拿主意,姆妈就想让她跟着二哥过日子,这样他们三、四人,二嫂管起来也不吃力。我们肯定是要跟着姆妈一起过的,姆妈的性子要强,只有委屈你多让着她老人家一点了。”

    郁棠觉得这不是个事儿。

    她是晚辈,原本就应该孝顺长辈。

    何况裴老安人不是不讲道理的妇人。

    她笑着保证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听姆妈的话的。”

    这原本是句极温驯的话,可裴宴听了,却心里微微觉得不满。

    也不能愚孝啊!

    他忍不住又道:“但你也别太委屈自己了。姆妈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别跟她顶嘴就是了,回来告诉我,我来想办法。”

    晚辈还敢跟长辈顶嘴的吗?

    郁棠睁大了眼睛瞪着裴宴。

    裴宴哈哈地笑,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对郁棠道:“我小时候就常常和阿爹顶嘴,阿爹好几次气得要把我从家族除名。”说到这里,他想到了去世的父亲,面露黯然,又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也不玩郁棠的禁步了,以手枕在脑后,长长地叹了口气,“要是阿爹还在就好了。他知道我成了亲,肯定很高兴的。”

    郁棠知道他孝敬裴老太爷,为此还把家里开得热闹的花都掐了,看他这样子,不由心疼,温声地安慰他:“等过了腊月,我们去给阿爹上香吧!还可以请了昭明寺的大师傅们做场法事。”

    裴宴觉得这件事不错,道:“阿爹信道的,我们请上清观的道士给阿爹做法事好了。”

    他说完,开始大谈道教和佛教之间的不同。

    郁棠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听得津津有味的,看着裴宴说的时间长了,还亲自给他斟了杯茶。

    这么枯燥的话题两人都能一说一下午,要不是青沅提醒他们,快要去裴老安人那里用膳了,俩人估计还能继续说下去。

    裴宴不禁眉眼带笑。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聊天了,没想到郁棠对他说的话题还挺感兴趣。

    也许,他可以教郁棠读书?

    裴宴在心里琢磨着,郁棠则暗暗后悔,道:“看来只有等晚上回来才有空见见漱玉山房的人了。”

    裴宴却不想。

    他道:“黑灯瞎火的,你能认清楚几张脸啊!等我们回来再说吧!”

    他晚上想继续练习昨天晚上没有时间实践的姿势,今天务必补回来。

    郁棠不疑有他,去裴老安人那里用过了晚膳,裴老安人把两人留了下来,交待了半天回门应该注意的事,又叮嘱了裴宴几句“不可板着脸”,“我知道你不是发脾气,可别人不知道”之类的话,这才放了两人出了门。

    但两人一出门,裴老安人就对陈大娘道:“你看遐光,是不是有点从前顽皮好动的样子了?我今天让他对他岳父和颜悦色一些,他居然瞪了我两眼。他小时候,不愿意做功课的时候,他阿爹说他的时候,我若是在旁边,他就这样的朝我瞪眼。”

    陈大娘奉裴老安人之命去重新检查了一遍郁棠他们回门带的东西,根本不在现场,更不要说看见了。可她不愧是裴老安人贴心的嬷嬷,答非所问地笑道:“三老爷虽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年纪却摆在那里,难得三太太能让他高兴,这不就是人们常常羡慕的‘琴瑟和鸣’吗?若是把我换成您,我可要高兴坏了。”

    裴老安人哈哈地笑,把这件事揭了过去。

    次日,郁棠黑着脸起了床。

    裴宴在厅堂里摆弄着几盆君子兰。

    他一身青竹色织暗纹竹叶纹的杭绸直裰薄袍,面如冠玉,在晨曦中发着光,如珠玉在侧般让人相形见绌。

    郁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会有人白天和晚上有那么大的差别呢?

    真是衣冠禽兽!

    郁棠在心里乱骂,可当裴宴回过头来朝她笑着跟她说“起来了!不着急,时间还早,大兄没这么快过来”时,她又觉得没那么生气了,就是脸上烧得慌。

    临安这边的风俗,姑娘家回门,娘家的兄弟要带了装着吃食的攒盒过来接。

    郁棠怕郁远来得太早,遂比昨天起得早,挣扎着起了床,见裴宴这么说,只好不理。

    裴宴知道她害羞,也不恼,让青沅送了碗熬了一夜的乌鸡党参汤,道:“先垫一垫肚子。”

    郁棠也的确饿了,连喝了两碗汤。

    郁远过来了。

    他先去给裴老安人问了安,再过来接郁棠和裴宴回门。

    裴宴按礼数请他用了早膳,然后大家一起回了郁家。

    郁棠出阁弄得十分热闹,他们回门还有邻里特意等在门口看。

    裴宴也颇为大方和和气地和邻里们打着招呼,让那些邻里不停地称赞他有风度,有气质。

    郁文知道了自然高兴,亲自出了厅堂迎接新姑爷,裴宴也把女婿的姿态做足了,让郁家的人都非常的满意。

    郁棠则被家里的女眷叫到了内室,陈氏更是紧张地拉了她的手问:“怎么样?你嫁过去之后裴家待你还好吧?姑爷有没有好好的照顾你?”

    就裴宴那种照顾,不是让她一夜不能睡就是就让她不要怕和别人吵架?

    还好她是个老实人,听听就算了,要是换了其他人,还不得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

    郁棠在心里腹诽着,却直觉地认为这种事就是母亲也不好意思说,前者羞赧后者是怕家里的人误解裴宴。

    她只好含含糊糊地道:“挺好的!不管是三老爷还是老安人,待我都挺好的。”

    陈氏还有些不相信,上下地打量着郁棠。

    王氏看了在旁边直笑,道:“你看姑娘这样子,是不好的样子吗?她既然不想说,你就别问了。我们也是从小姑娘过来的。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陈氏呵呵地笑,果然不再问。

    相氏却有些好奇地问:“我听人说裴家大太太很不好相处,你感觉怎么样?”

    嫁到哪家就要为哪家人说话。

    郁棠笑道:“我这才刚嫁过去,只是认亲的时候和她打过一个照面。人到底怎样,现在还不好说。不过,她孀居,不太方便出门倒是真的。”

    言下之意,她冷淡些才是应该的。

    相氏觉得自己问错了话,笑道:“我也就是想知道一下真假。”

    郁棠挺理解的,她从前对这些也很感兴趣。

    大家欢欢喜喜地招待着裴宴夫妻,因为离的近,郁棠他们在郁家用了晚膳才回去。

    只是没有想到回去的路上会遇到大太太。

    她刚从裴老安人那里出来,冷冷地和裴宴、郁棠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裴宴的态度也很冷淡,点了点头,拉着郁棠就走。

    看这样子,就是面子情都撕破了似的。

    她跟着裴宴去给裴老安人问安,裴老安人面色有些不好,勉强地笑着问了他们几句回门的事,就露出了疲色。

    郁棠忙拉了拉裴宴的衣袖。

    裴宴就带着她起身告辞了。

    裴老安人望着摇晃的门帘,对陈大娘感慨道:“你说的对,遐光娶了妻子,性子变柔和了,这是好事。至刚易折。这样正好。”

    陈大娘想到刚才大太太来说的那些话,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郁棠才正式地认识了漱玉山房的仆妇,对自己身边的人还有裴宴身边的人按着之前裴宴告诉她的,做了个调整,确定下了各自负责的人,漱玉山房很快就像其他的院子一样,有条不紊起来。

    郁棠除了每天去给裴老安人晨昏定省,就是迎接裴家几位小姐的调笑,然后就是好像总得不到满足的裴宴。

    就这样,都让她身心疲惫。

    特别是有几位小姐,一会儿带了这个房头的小侄儿过来拜见叔祖母,一会儿带了那个房头的兄弟过来拜见叔母,漱玉山房每天下午都笑声不断,偏偏裴宴板了脸也没有用。

    郁棠只好求裴宴:“你能不能去书房睡几天?”

    裴宴气得脸都黑了,比他的那些小侄儿小侄孙还不如,负气嚷道:“凭什么?我娶了老婆还得去书房里睡?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

    郁棠心虚不已,低声呢喃道:“那不是你……你总得让我睡个囫囵觉吧!”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错嫁如意郎 超品命师 别给我刷黑科技啦 邪性老公太霸道 我家皇后又作妖 王爷妾本红妆 皇上,我们可以和离吗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 非洲农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