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免费的小说章节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没人在家姐姐就是我的了

笔趣读文学网发表于2021-11-25 10:28:28归属于耽美同人手机版

心虚有,担忧有,可是没有后悔。

看见就看见了,她做事什么时候后悔过,白月雅拿刀往她心口戳,不反击她就不叫许羡。

“不要——”白月雅反应过来,她平时自诩端庄,面具常年戴在脸上天衣无缝,但在这种时候早已经忘了所谓的气质风度,狼狈不堪的模样对比之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好笑。

她胡乱把衣服往自己身上拉,一边不忘记伸手推开许羡。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许羡脸上的真诚更加浓厚,只是这个时候宾客根本无人注意她的表演。

现场直播,谁还有心思看其他戏码。

“你走!”白月雅尖叫,仿佛是钢琴最高音部发出的敲击声,刺耳又锐利。

许羡却似乎没有听到的模样,手忙脚乱的帮着白月雅穿衣服,她拉着白月雅的裙角,用力一扯盖住那两坨白花花的肉。

很好,两坨肉盖住了。

“啊!”白月雅叫的更夸张了,因为上面盖住了,下面却露出来了。

啧啧,两坨变成了两片,看起来一样恶心,许羡在心中评论。

白月雅为了长裙的贴服,里面穿着性感的丁字裤,虽说重点的地方盖住了,可是其他地方——

其他人也没有心思看戏了,纷纷转过目光,开始是不小心也说的过去,可是后面看起来更像是单方面的戏耍,但看始作俑者,却还是一副担忧自责的样子。

在座的或多或少和谢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许羡和谢临渊那点子绯闻大家都有耳闻,流言虽然大都是空穴来风,但是无风也不起浪不是。

至于白月雅和谢临渊,那更是很多人心中板上钉钉的谢三夫人。

原配对小三,被小三KO颜面尽失,且不说在谢临渊心中两个女人孰轻孰重,就说白月雅对谢临渊的重要性,他们这眼珠子能保住都是万幸。

“许羡,你给我滚开。”单明非飞一般的冲到两个人面前,脱下西装盖在白月雅的身上,小心翼翼的扶着白月雅站起身,凶狠的目光直直的射向许羡。

“月雅姐,你没事吧?”比起许羡,单明非更加担心白月雅的的情况。

“我......”白月雅终于清醒过来,她拢了拢身上的西装,目光一转无声的落下泪来,“我没事,许,许小姐也不是有心的。”

擦干眼泪,白月雅又是那个高雅若仙的钢琴家,举止端方的大家千金:“许小姐,我为自己刚才的话道歉,你就当我太激动了口不择言。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不能拿自己的观念去强迫你,对不起!”

似是而非的话,可是听到大部分的耳中都变了味道。

许羡知道,明日就会传出她挑衅原配女友,甚至下作去扒对方衣服。

可是那又如何,白月雅一直以来的手段都是用这副模样迷惑她人,她就是什么都不做,名声不也烂到家了么?

名声狼藉被逼出家门的母亲,鸠占鹊巢却被称赞名家典范的苏曼,她们母女的手段一直如此。

“我不是有意的,刚才我也是想扶白小姐。”许羡站起身,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也被泼上几滴酒的礼服,有些心疼。

Unipue的标签,加上打上了“谢临渊送”几个大字,她不心疼都不可能。

“月雅姐你为什么要给她道歉,从小到大这个恶毒的女人欺负你还不够么?”单明非听到许羡的解释嗤笑:“你因为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无非就是想着月雅姐出丑,你好取而代之是不是?”

“呸!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小三,不要脸贴到三哥身上,你把自己当成个人,实际上你就是一个随时丢弃的玩物。你一个不知道被多少人养过碰过的女人,还肖想进入谢家?”他冷哼,脸上的不削和嘲讽渐渐浓郁。

“你以为你这样的人在三哥身边,他不会恶心不会想吐?不过是看在你的脸和白雅姐有些相似才容忍你罢了。”

“别说了!”白月雅拉住了单明非不让他继续说。可是她越这样,单明非就越激动。